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万载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020|回复: 1

我的父亲——从红军到白军

[复制链接]

2

主题

7

帖子

19

金币

新人

积分
8
发表于 2015-8-30 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xiayuawan 于 2015-8-30 18:55 编辑

      从红军到白军,或者从共军到国军,作为一介平民百姓,我父亲一生的经历或许可以算是比较复杂的吧。下面是1976年父亲口述的他的简历。

      我于1907年五月初三生于江西省万载县贯前乡下盘坑,家庭出身贫农。1918年至1919年入私塾读书。1920年失学,当学徒学造纸,以此谋生。1929年参加本乡赤卫队。1930年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任支部书记;同支部的有邱云峰(已牺牲)。同年,家乡被白军焚烧,由共青团万载县第二区区委介绍,到湖南省平江县长寿街,加入红三军团五十八师教导队(队长姓孟,名字已忘记)。1930年下半年攻打长沙后,随队转江西清江县(队长何胜);不久生病,住红军第六(?)医院。1931年病愈准备回队,被安排到红三军团第五师第三营第七连当战士。不久又生病,住东山白沙医院。后随医院搬迁到兴国县丰边。病愈后被安排到中央军委卫生部(部长贺诚)搞勤杂;肖祖湘(江西泰和人)同班。1934年10月参加长征,走到会昌、石城之间,因病(浑身长疮)掉队落伍,被收容队安排在当地参加地方游击队;肖祖湘同行。转战数月后,游击队转散;与肖祖湘同行到万安县,肖祖湘回泰和。后辗转到兴国县高兴圩江子上,住红军家属夏传和(其孙夏青廉可能还在人世)家,由他向别人介绍(姓黄),学缝纫谋生。

    直到1939年上半年,又被当地保长(姓邱)抓兵,送到兴国县,又送到吉安赣南师管区。后由铜鼓修水到湖南衡阳,加入国民党陆军十一师三营七连。后又生病,住湖南邵阳国民党三十六医院。半年之后离开,欲回家乡。走到江西萍乡,又被国民党七十四军补充团抓去,分配在第二连(连长姓龚,后调往浙江),后又到五十七师三营七连。1941年在江西上高县白芒山与日军(骑兵)打仗,左手腕及左胸偏上中弹负伤,住江西吉安县白鹭洲陆军医院;检查成残,转十四临时教养院。后转移搬迁,历经泰和、安福、茶陵到郴州,教养院组办服装厂,住了年余。又经桂林、柳州、独山、都匀、贵阳到遵义。1944年底,教养院搬往绥阳,遂离院,以缝纫谋生(后被教养院除名),直到解放。

    1954年10月1日组织生产组(四组),1956年转为遵义服装四社,1958年转为遵义服装四厂。1958年以前任出纳,以后任保管,1964年以后任裁工。1980年退休。

    以上情况,文化大革命期间遵义市第二轻工业局干部肖明富说曾专程前往江西万载县及兴国县调查过。

      算起来,父亲当红军和当白军的时间大致相当,各有六个年头。虽然他很为自己当过几年红军而自豪,但是因为并没有留下任何可靠的证据,而且后来又当了几年白军,成为国民党的“烂伤兵”,所以他终于不能成为一名光荣的“老红军”。虽然如此,对党和毛主席,对社会主义,他还是很有认同感,并且衷心拥护的。

      大约在1966年,我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收到表哥罗时景从江西万载县寄来的信,信中叙说他们家的近况,后面却说到当地有关部门动员逼迫初中和高中毕业的学生上山下乡,而他想“子承父业”做个医生都不得的情况,并且表示了极大的不满。父亲看了以后,告诫我们说,这是错误的,让我哥哥回信去劝导表哥,还让我们把这封危险的信给烧掉了。从此以后,表哥也再没有给我们写过信。

      1968年,我们四兄妹有三个被“动员”上山下乡之后,他还在服装四厂的街头大批判专栏(那时各单位都在街头建造了大批判专栏,沿湘江河边,从湘江医院到新华桥头,连成一气,宛如一道隔离墙)上写了一篇文章,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关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到农村插队落户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扎根农村干一辈子革命的伟大号召表示衷心拥护。在此后的几年里,我们也没有听到他抱怨过什么。直到后来知青们纷纷通过走后门招工上学离开农村回城参加工作,缺乏有权势的社会关系的他,才偶尔担忧地说:不知道你们将来怎么办啊!

      1976年9月9日伟大领袖毛主席去世的时候,他也曾忧心忡忡地对我说:一朝天子一朝臣,以后你们的日子说不定会很不好过啊!

      父亲小时候读过两年私塾,解放初期又上过遵义市职工业余夜校,有点文化,能够读书看报,写简单的文章。而他在1985年11月28日-23日的日历背面所写的回忆文字里,竟然称他曾经参与其中六年的白军为“匪”。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忆当年

    原籍江西省万载县高城镇峰顶山观前下盘坑。1907年出生于农民家庭,小时放牛。1917年至1918年攻读二年小学。1919年投师学艺(造纸),后帮资方至1929年。

    这时土地革命运动秘密在我乡开展,我也参加了运动。冬天由少共区皇甫成同志来我乡组织了共产主义青年团,被分配为团的负责人。1930年初建立少先队组织,被指定为少先队长(秘密)。3·18全县总暴动成功。3·25建立了苏维埃政府。此后地主武装白色恐怖疯狂镇压革命运动,许多地方被放火烧掉,我被迫逃离家乡。因生活无法解决,区委皇甫臣同志决定送我们去参军。

    当时我十余名同志都是团员,一路前往湖南平江长寿街,参加红三军团五八师教导队。秋天转战江西临江府,训练开始,这时的教导队长是何胜同志。此后向赣南发展,在江西东固山粉碎了敌人的大举进攻,活捉匪首张辉赞。后因病驻进白沙医院。我队已进驻瑞京,改称红军学校。病愈后被分配到红五师三营七连之战士。匪军再次向我军进攻,这时我们部队正在南平向敌进攻,因匪军再次向我后方围追,我军连夜还回,在东莫坡一举歼灭匪军陈诚、罗卓英匪部。这时宁都匪军师长赵博生同志又在宁都起义投诚。这时苏区不断扩大,我军百战百胜,扩大到福建上杭、沙县,直抵龙岩、漳州等地。匪军再次向我进攻,我军又还回江西赣南地方,在兴国等再次粉碎匪军的进攻,同时活捉敌师陈时骥、李明等。这时苏区不断扩大到赣东等地。

    1934年北上抗日的途中,在江西会昌石城,我因病落伍,收容的同志对我说,我军要通过封锁线,把我们交给临时游击队。这时游击队也较困难,天天在山里转来转去;后来供给又困难,就谁也没管谁,在山上也是分散的,就成了各谋生路了。1935年春红军到达遵义,我们还在山里转呢。这时我们仅有4人在一起,只好晚上到村庄买东西吃,但我们钱却是苏维埃纸币,老百姓又不收我们的。但老百姓还是很关心我们,对我们说匪军已全部撤走,仅有少数敌人在驻防,叫我们下山去没有问题。但我们还是不管听信。后来他竟到山来找我们,说他们已联系好了,可给路条与我们出境。这时才下山来。

    这么办呢?找部队不可联系,回家吗更不行。走了两天,来到兴国县长迳口江子上,在一家姓夏烈属家驻下,他们帮我找另工干活求生活。在夏家的关怀和本村百姓照料下,还可以解决生活。就怎样直到1939年被联保办抓兵了,送往赣南师管区,后被匪十一师接去了。后在湖南又生病,驻匪三十六医院,驻(宝庆)。病愈出院,准备回家去,不料(至此中断,后面有22日的日历,但没有文字。)

      尽管如此,从红军到白军的经历,还是给父亲带来了很大的痛苦。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他被怀疑是叛徒,在服装四厂(一个只有数十名职工的集体所有制企业)里多次受到严重的批斗(工人们白天生产晚上开批斗会)。而当时我并不知道。我家的户口本上,我们的家庭出身写的是“工人”,据说是根据解放前三年父亲所从事的工作来决定的。哥哥在遵义一中上学,还享受每月六块的最高等级的助学金。但我在遵义三中读书,却突然被认定为“黑五类”子女。我很不服气,回家找到父亲,要他到有关部门去开具证明,证明他是工人。他正在挨批斗,能到哪里去开证明呢?他悲哀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本非常陈旧工会会员证递给我,说:只要参加工会三年以上,就是工人!

      1968年,他还被勒令参加遵义市第二轻工业局在外环路豆腐厂里举办的“学习班”,学习了大约两个星期。我给他送饭去,看到他们住在一间干打垒的大房子里,床也没有,只在地上铺一层草垫子和一张席子睡觉,墙上白纸黑字写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大标语,我这才知道这“学习班”是怎么回事。

      由此我也很疑心父亲到底是不是叛徒,或者红军长征的时候他是不是逃兵。我曾经问过他是不是因为不想离开故乡才借故落伍的,他因此而非常生气。后来我从网上看到海南红色娘子军战士,有的后来竟沦落到嫁给国民党区长、国民党民团队长,解放后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中受到牵连的悲惨故事,我终于相信了父亲的无辜。

      父亲似乎也曾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写信到江西万载去,联系到家乡的亲人;得知他的四哥还因参加土地革命而每月享受着国家的抚恤金,他很欣慰。他还记得他流落在江西兴国县红军烈属夏家的时候,曾经把一叠数十元的苏维埃纸币藏在夏家的房子里,于是又写信去,托夏家的后代帮忙寻找,以为那或许可以证明他参加红军的光荣历史。但是虽然联系上了夏家的后代,他们却并没有找到父亲藏起来的苏维埃纸币。下面就是江西省兴国县高兴公社长迳大队江子生产队夏青廉同志写给父亲的信。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敬祝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王仁杰同志:

    你好!你的来信很久就收到了。由于正是莳田时期,工伕很忙,因此很久没有回信接你。你一定久等了,请勿见怪,并请原谅。现在大家都知道你的一切情况,都感到非常高兴。从心坎上感谢共产党,感谢伟大的领袖毛主席。

    仁杰同志:自你离开此地已经三十多年之久了。在这很长的一个时期中,起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在旧社会里我们受尽了国民党反动政府的压榨,生活非常痛苦。解放后焕然一新,到处都出现一派大好的影象。人们的生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人的思想也得到了大大地提高。我家也不例外,现在有十口人吃饭了,母亲七十多岁了,身体不大健康,但是非常劳动,整天都忙于家务事情。在57年做了一个新房子,生活过得很好。请勿惦记。过去和你相住的几个人都在解放后相继地死了。夏家湘在1949年病死,夏家模在58年冬病死了。黄老师也死了,罗老师现在身体很康健。

    再者:你来信告诉我们说当年隐藏的数十元红军票子,没有找到。因为我家在57年做了一个新房子。原来的老屋虽然没拆掉;在58年,我这里建长龙水库,放处都住有很多的民工,我的老屋上住了很多民工,一直住到60年才走了。以后又三科的一户移民户在这里住了几年。二来时间又很长了。另外你的来信没有说得很清楚,不知是楼上也还是地下。由果以后有机会的话你自己来找一下,合者再写信来,祥细地说清楚来。请千万做到。

祝你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夏青廉

1968年5月10日

      下面这封信应该也是夏家的人写的,可惜只留下了一页。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最高指示

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

王仁杰同志:你好!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我们虽隔千山万水,但是我们的心早已在抗日战争时期直到现在都已在毛泽东思想的基础上连结在一起。

关于你的几封来信,我已经收到。你怀着无限忠于毛主席的心情寄的一枚纪念章,我也已佩戴在胸前了。忆往事,真是一言难尽啊!你由于长征途中落伍,在我家居住时,我们仅仅做了些我们应该做的事,不值一谈,而你却给了我家很大的支持和照顾,这是我全家大小终生难忘的恩情,这些都是由于毛主席他老人家领导的人民军队有同人民群众鱼水之交的原因,你真是体现了红军战士与劳动人民同甘苦共患难的光辉本色,在此对你表示衷心的感谢。

    在万恶的国民党统治时期,被国民党的忠实走狗把你抓去当兵,一别到现在不觉有三十多年之久,在三十多年后的今天,我们在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过着非常幸福的生活,在一九五七年已盖上了新房,现在全家大小共十一个吃饭,母亲的身体也还健康,相别以后,经常怀念你,现在还经常对我家的后代讲述着你在当时如何把困难留给自己,把方便让给别人的高贵品质。也希望你能到此玩一玩,只因路途迢远,难以实现,其他一切都很好,希你勿念!

    另外,关于你谈到苏维埃中央卷时,根据你说的地方,我们都已寻遍了每一个角落,因为房子是给长龙水库移民户住了很久,房子破烂,经常捡盖,可能是怎样失了,现在无法找到,你的这个希望难(在此处中断,下一页不见了。)

      其实,即使找到了那些苏维埃纸币,也只能证明父亲曾经参加过红军,却并不能证明他不是叛徒,更不能让他免除在文化大革命中所遭受的迫害。

      自从1964年联系上家乡的亲人之后,父亲一直想要回到故乡江西省万载县去看一看,但由于种种原因,主要是由于我们兄妹三人上山下乡,久久不能找到工作,难以自食其力的原因,他的这一愿望终于没有能够实现!


0

主题

40

帖子

68

金币

村民

积分
40
发表于 2016-8-3 0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见顶天立地一金甲天神立于天地间,这人英雄手持双斧,二目如电,一斧下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无图版|手机版|小黑屋|万载论坛 ( 苏ICP备17037120号 )

GMT+8, 2018-5-20 23:17 , Processed in 0.074148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